“外界……对于你而言的话,”莲子稍稍思索了一下,接着说:“一个霓虹灯照光给予光明,灯后却也是阴影的世界吧。”
“哎……你看莲子真的是,至少现在我们不是那样了。”梅莉赶忙打断莲子。
“灯火通明却暗流涌动的世界吗?”阿求托着下巴思考着什么,“跟幻想乡还是有几分相似啊。”
“啊?”莲子和梅莉发出了疑问:“幻想乡的暗流?”
【要说吗?d100 = 19】
“不……没什么。”阿求连忙转移话题:“从刚刚开始就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梅莉,你身上有那位「贤者」--紫的气息。”
阿求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请问,你和那位是什么关系?梅莉小姐?”
【梅莉自己清楚吗?d100 = 96 ,貌似她很清楚什么。】
【梅莉的态度? d100 = 7 ,她好像想隐瞒此事。】
【梅莉的伪装 d100 = 20】
“哪……!那位?我不太清楚你在说什么……”梅莉挠了挠头,用力挤出牵强的笑容来弥补她拙劣的演技。
“梅莉……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啊?”梅莉怪异的反应很难不被莲子察觉到。
【梅莉要说出来吗? d100+20(莲子提问) = 88+20 = 100(上限为100) 】
“嗯……那位‘紫’其实是我的先祖……而且似乎正因为先祖是「境界」的妖怪,身为人类的我才拥有察觉「境界」的能力,但是最近,能力从‘察觉’到了‘干涉’。”
梅莉把自己身上发生的异变也一并道出,接着她压沉声音,用手比划着继续说:“其实将阿求带来只是想私下问问发生了什么…我能看见的境界几乎全都混乱了,即使能干涉也会因乱流反而使我瞬间失去意识。”
【阿求的理解 d100 = 74 莲子的理解 d100 = 83】
“也许与你那个先祖有关?”
“多半是和紫有关吧?”
几乎是同一时间,莲子和阿求说出了近乎一样的猜测。
【八云紫的察觉 d100 = 97】
“我也这么想呢……”
这是莲子和梅莉都从未听过的声音。
“八云紫?!”阿求惊呼一声,她有太多的疑问需要解答,“为什么你会干涉这么多「境界」以至……”
八云紫从破裂的空间走出,她抬起手,露出诡异的微笑。
“快点趴下!”梅莉几乎是吼向两人,“有危险!”
下一秒,大楼瞬间被数辆列车贯穿,由钢筋水泥构成的庞然大物轰然倒塌,扬起的土石成群淹没了惊魂未定的三人。
“咳……咳……莲子小姐?梅莉小姐?”阿求艰难地从乱石之中爬出,努力的呼喊却只是换来无情的寂静。
“可惜啊……阿求,”八云紫从无尽的迷雾中走向阿求:“多好的传史人……”
“为什么?贤者居然会做这种事……”
“为什么?不知道的话对你更好哦?阿求。”
八云紫露出奇异的笑容回答道
【灵梦会出现吗? d100 = 1 不会。】
【神抛下骰子,以红月之名扭转「命运」】
【d100 = 100】
“哼……真是麻烦死了,「命运」。”
八云紫抱怨一声,转身在迷雾中消散去了身影。
一个人影从空中飞来,红与白的服饰已经显明了其身份。
“阿求?你怎么了?”灵梦显得格外担忧,“突然这么大的动静……”
【灵梦认识梅莉吗 d100 = 35】
“我没事,能帮我找两个人吗?”
“没问题。”
“一位名叫梅莉的小姐,金发……拜托了!”

“啊呀,还好家住的不高……”满身是灰的莲子从废墟之中爬出,“那位‘贤者’,我可真谢谢您嗷!家都让你掀了。”
看着满地狼藉的石土,莲子越想越气。
“梅莉呢?”
莲子走过崎岖的道路,一边寻找着梅莉的行踪。
“梅莉?”她呼唤着好友的名字,但貌似并没有答复……
“哇!”梅莉从莲子背后突然出现。
“小孩子一样的玩耍……”
被吓一跳的莲子尝试用说教的语气挽回自己的面子。
“可你还是被小孩子把戏吓到看哪,莲子真傲娇。”梅莉凑近莲子细细地在她的耳边说道。
“什……什么,傲娇什么的……才没有呢!”
莲子一把推开梅莉,此刻她的脸简直宛如秋收的苹果一样通红,只差把傲娇两字写脸上了。
“话是这么说……心里怎么想可不清楚啊?”
“差不多行了!阿求呢?找找阿求吧。”
“诶……莲子你看,有人在飞哎!”
“什么?你脑袋不会摔晕了吧!”
可面对着俯冲而来的灵梦,莲子也被刷新了认知:“啊这……”
“请问二位是莲子和梅莉吗?”
“是的,请问你是哪位?”
“博丽灵梦,阿求托我来找你们,快点走吧。”
“博丽巫……”梅莉惊呼一声。
“安静!”灵梦将两人抓起来,飞向空中。

“哦哦!超快啊!我还来不及反应就到了?”梅莉想多问问关于这巫女关于她神奇力量的问题,“是瞬间移动吗?好像比亚光速还快哩!”
“啊,梅莉小姐,问题太多是会让人头晕的。”灵梦不耐烦地回了一句。
阿求环顾了一下四周,在确认没人后对着灵梦说:“是紫扰乱了境界,大结界的破裂很可能是因为这个。”
“如果是寻常的异变我肯定会去怀疑她,可是这次……代表幻想的贤者却在间接破坏结界?”
“恐怕是的,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光是「境界」的混乱也动摇不了结界吧?”
灵梦整理了一下思路,慢慢向不知名的地方走去。

“那就只能逼她说出来了!”

周围的灵气立刻聚拢,强大的波动使周围产生了一连的风旋
“啊……博丽巫女是超人吗?”
“梅莉你别抓着我啊!疼!”
博丽灵梦放开灵气,回头转向众人:“不行,打不开了。”
“等等,也许可以我可以试试?”
梅莉走过来礼貌地问了问。
“你?人类?”灵梦一脸“你在开玩笑吧?”的样子看着梅莉。
“让她试试吧,她可是紫的后代。”
“行吧……”
“咔——”梅莉面前出现了破裂的空间。
“虽然并不完整,可是实在是极高的天赋呢……作为人类来说。”
灵梦用奇特的眼光看着梅莉,接着蓄力作势要冲进去。
“唰——”,通道也只不过维持了一瞬间
“这真的是极限了……”梅莉像是耗尽了全部的力气,艰难地支持自己的身体站稳。
“梅莉!!!”
几乎是一瞬间,莲子冲过去,接住了梅莉。
“梅莉!”莲子无力地跪倒在地上。
一旁的灵梦的确很难绷着不笑。
“只不过是晕倒而已,我能确定。”
“只是晕倒的话就很好了啊……”莲子看起来放松了些,“可是这么晚了也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还有,我家炸了啊!!”
“没事……可以来我家啊。”梅莉弱弱地说,“这,这是钥匙。”
“啊,梅莉,好好休息一下吧,话说你不是晕倒了吗?”
“看到朋友有难的话我一定准时到场的,无论什么时候。”
“这话用一种宅男的眼神说出来就立马变味了,还有能别流口水吗?”
“可的确是很喜欢梅莉呢……”
“终于到了……这就是梅莉的家。”
刚刚满嘴叽里呱啦的梅莉现在却很安静地趴在莲子的身子上。莲子背稳了梅莉的身体,微笑着摇了摇头。
“身份鉴别……欢迎回来。”
下一秒莲子就扒拉开梅莉的眼皮开门。
梅莉触电般从莲子身上挣脱。
“真有那么疼吗?”
“你要不要体验一下啊?”梅莉没好气地说。
“居然想到我家来吗?不过没问题啦。”
梅莉的目光瞥见了大惊小怪的灵梦——她用手抓着栏杆,两眼冒了光,头望的几乎要从间隙中钻出去。
“啊,巫女手头一直很紧,还请别见怪。”阿求试图为灵梦的怪异举动进行解释,可面对着一些没有见过的钢铁机器,她还是发出了困惑:“不过你们外界的式神……确实和我们的不太一样呢。”
“在幻想乡的确不能被常识所束缚呢……”梅莉喃喃道,接着她走进大门,向身后招手说:“还是进来说吧……我可是真的走不动了。”
一行人来到偌大的宅邸,而房间内饰的情况则可以用阿求的话来描述——“和外面其他的建筑比起来,这里倒是有幻想乡的味道呢。”
“那倒确实,这个花瓶看起来应该不便宜的样子……”
灵梦痴迷地把玩着柜台上的家具,尤其是一尊刻着玫瑰花和紫花的花瓶,“亮闪闪的……能送给我吗?”
“那是低价买的装饰品,材料是黄铜,花纹也不是手工雕刻的,”梅莉顿了一下,“换句话说,像这样的花瓶在其他的地方还有几百万个呢。”
“啊……”
“我知道你很失望对吧?”
“那我想多要几个……”
“什么?”
灵梦昂起头,回答道:“我想多要几个这样的花瓶。”然后她把梅莉拉到一旁,边用手比划着边说:“幻想乡的人并不识货啊,要是那么多外观不俗的东西的话,就算高价卖出去,也会有不少人上当……”接着她抓住梅莉,仿佛在等着什么大事,自信的向她发出邀请:“我们合作吧!绝对能大赚一笔的!”
梅莉一把推开灵梦,无语地摇了摇头:“真是卑鄙……”
“啊,不要……”
“但是我喜欢!”
“啊?”灵梦有点没反应过来。
梅莉像着了魔一样,死死地抓住灵梦,倾诉着自己的想法
“外界还有不少这样的东西……要是真如你所说,我们可以把这些东西在那里彻底垄断!这样,无穷的财富……无尽的权力……无尽的地位……”
“好!不愧是我看中的人!”灵梦也死死抓住梅莉。
“哈!哈!哈!”
两人的笑声不绝于耳。
阿求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问莲子:“梅莉小姐有这么大的房子,为什么会需要钱呢?”
“哎,房子大可不代表有钱啊,有些事确实不方便说。”莲子压低声音:“梅莉一直是一个人住呢……”
“很抱歉问到这样的问题……”阿求有些不好意思。
“不说这些了吧”莲子跪坐在席上,“我想问一些关于「符卡」的问题。”
“这个问题或许问灵梦小姐会更好呢,她可是博丽的异变专家。“阿求推荐道,她看向旁边带着灵梦到处乱窜的梅莉,“看起来她们很合得来啊……你不会吃醋了吧?”
“梅莉,能把你的‘商业合作伙伴’叫过来吗?”莲子回避了这个问题。
“啊,是什么问题?”梅莉回头看向莲子。
“关于「符卡」的问题。”
“那……灵梦兄愿意说吗?”
【灵梦愿意说吗? d100+20(合作伙伴) = 60+20 = 80】
“商业伙伴的朋友需要解答?我灵梦可不会放一边的。”灵梦一边转向梅莉,“只要你说的叫‘工业’的那玩意真有那么神,别说符卡是什么,怎么制作都可以说一说……”
“可不要低估了工业的潜力啊…外面那么多建筑物可都是‘工业’发展的产物…”梅莉故弄玄虚的说道
“不过在那之前,得先和我们说一说什么是‘符卡’吧?”
“嗯…”

“嗯……”灵梦清了清嗓子,“符卡简单来说就是……”
(过了一会儿)
莲子摸了摸下巴,思索道:“‘符卡’这样的东西感觉像是弹幕游戏什么的吧?不过最大的好处还是使弱小的人类也有能力战胜妖怪……”
“所以也就是说,在外界是不受到「符卡规则」的束缚的?”
梅莉突然询问道。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那只是乡里的规则。”灵梦漫不经心地答道,“不过没了「规则」的束缚,妖怪一定会在现世大闹一场吧。”
“紫那家伙的目的难道就是让妖怪在现世大闹一场以获取外界对妖怪存在的‘肯定’吗?”阿求猜测。
“不……”灵梦突然严肃起来:“妖怪在外界没有存在的确认,是不会保持力量的。”
“不过紫那家伙……力量反而更强了?”灵梦接着说道。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紫通过「境界」的能力让外界人用某种方式承认了‘妖怪’的存在。”阿求推理着,“那么身为外界人的莲子和梅莉知道些什么吗?”
“不清楚……那种事情平民怎么会知道?”
“所以说啊,我们现在最缺乏的还是所谓的信息啊。”灵梦感叹,“可是怎样获取信息还不知道呢。”
说到这里,莲子下意识地想到了什么,接着她在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把手机掏出来翻看了一下,说:“梅莉,信号好像恢复了?”
“啊?我看看,”梅莉也拿出手机,“真的能用了。”
【灵梦认识吗? d1100 = 73】
“这个啊,是叫做手机吧?”灵梦伸手道:“能给我看看吗?”
“好的。”梅莉把手机递给灵梦。
“之前在永远亭用过辉夜的……不过是仿造外界的罢了。”
“辉夜小姐居然用过这种东西吗?真是难以置信。”一旁,阿求喃喃自语道。
“关于米山姆合众国的那些邪门事……电磁风暴就是因为夏人用筷子而导致的环境污染,How dare you?……的意民主共和国变成新公社是为什么?……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灵梦看着互联网上那些千奇百怪的帖子吐槽道。
“听上去像是对国际时事的一些讨论呢……”梅莉尴尬地回应道。
“不过不用到处找人问这问那的话,的确是方便不少啊?”
“阿求其实也说得对啊……”
“总之,”灵梦关上手机,“我累了……明天再说。”
“啊……你们的异变专家可真勤奋。”
“莲子小姐,灵梦她毕竟也经历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也理解一下她吧。”
梅莉站起身,准备给众人安排房间。
灵梦,阿求等人在现世与秘封俱乐部的第一天也迎来了沉睡的时刻……
可能吧?
凌晨时分的巫女准确按照自己的谎言行事——她需要去见一位老熟人。

“你果然来找我了,灵梦。”
猩红的双瞳在黑暗中与月色相衬,阴森的双翼更是给这位神秘的身影增添了一分威严……如果不认识她的话。
“呜哇啊……灵梦,终于找到你了,咲夜她也不见了,帕秋莉,红,小恶魔都不见了……能见到一个熟人真的好感动我哇……!”
声音的主人正是蕾米莉亚。
“哎……都说了,这么大就要坚强起来才行啊。”
“你是不知道我最近过的有多惨……”
灵梦堵住了耳朵,背向蕾米。
“别啊,这是嫌弃我吗……”
“我来是说正事的,可不是和你玩过家家。”
没有得到回应。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灵梦猛地转过身,但是背后没有人。
“怎么……没人?”
灵梦呆在原地。
“我说啊!这可吓不到我的!”
声音很大,可是这恐怕只是给自己壮胆。
“技术变革 「新时代的断魂之剑」”
【灵梦受伤了吗? d100+20(偷袭) = 40+20 = 60】
“真是卑鄙……居然偷袭我!”灵梦接着说道:“可是,好像没受伤?”
“要是受伤了才叫奇怪。”
随着话音传来,万千亡灵缠绕在她的周身,缟素裙摆从空间的裂隙中拖出
“博丽灵梦,你很碍事,所以要除掉。”
灵梦不屑地吐了把口水:“就凭你西行寺幽幽子也想杀我?……「梦想封印」!”
结果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哈……灵梦小姐,别以为没受伤就可以乱动了哦?”幽幽子戏谑地说道,“现在……随便一个妖怪都能把你撕成碎片!”
“下流!”灵梦一边逃窜,一边骂道。
“蕾米莉亚不会就是让她们给抓去了吧?”
“可是那么大一个吸血鬼,就这样说没就没了?”
“这样的话可太离谱了吧!”
灵梦这么想着,她躲在了一条巷子里面思考对策。
建筑物之间还萦绕着破坏声和幽幽子玩味般的声音。
“灵梦?早就料到你会玩捉迷藏啦!”
灵梦向后看去,发现身后靠着的墙壁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妖梦犀利的刀刃。
“刺中要害,完成任务。”妖梦收起刀刃,转身向幽幽子冰冷地汇报。
幽幽子用扇子抵住嘴唇,笑得眼眯成了一条缝。
“哈啊,巫女也不过如此,不过我家妖梦可还是最强的啊~”
妖梦小脸一红,就连半灵部分也到处乱飞,她用吞吞吐吐的语气说:“那都得多亏了幽幽子大人的计谋……啊啊啊——!”
“灵梦!”幽幽子愤怒地大喊:“你不为这样的战斗而感到可耻吗?”
只见妖梦脚下的束缚符和引爆符一并触发,刚刚被刺中的“灵梦”也化作纸片飞散。
“替身符!”妖梦大呼,“我们被骗了!”
真正的灵梦此时正在旁边的一栋建筑物中幸灾乐祸。
“哈哈……这两个人真是笑死我了。”
“Boom!”
灵梦学着爆炸声惊呼。
“走人!”
灵梦纵身跃出窗口,可片刻之后并未着地,而是落在了幽幽子的面前。
“啊……你好,再见。”
灵梦几乎是用了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跑起来。
(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可我还是想回头看一眼啊!”灵梦一边大喊一边回头看去。
“怎么是墙?”
灵梦的身后并没有幽幽子的追逐,只有一堵白色的墙。
“这里是个巷子吧……”她向前快步走着,在巷子的尽头有一道白色的光。
“这里好像梅莉家门口啊……得去提醒一下他们”灵梦一边嘀咕,一边跑向白光。
“休想!”
天数的蝴蝶弹幕从天而降,与其一起而来的还有仿徨的亡灵公主,西行寺幽幽子。
“亡舞 「生者必灭之理」!”
“可恶……”灵梦咬着牙用出了一张替身符,“用完之后就只剩一张了……”
“哼哼,看来你快撑不住了呢。”幽幽子收起扇子,在空中俯视寻找着红白色的身影。

(梅莉家中)
“我说啊,灵梦那种很强很蛮横的人为什么要让我来假扮啊?”
“灵梦”从敞开的窗户翻进她的房间,而身后跟进来一个娇小的身影--“蕾米莉亚”。
“因为结界你平时和她一样穷吧?要说的话可找不到比你还合适的人啦。”“蕾米莉亚”撩了一下头发,“蕾米莉亚一看就很有大小姐的风范,让我来才合适吧。”
“灵梦,你还没睡啊?”只见阿求打开房门,好像有什么事要找人商量,“我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奇怪……蕾米小姐怎么也在这?”
“灵梦”只能支支吾吾地挤出几个字来回答:“嗯……这个……啊,是因为……”
“是因为我在找食物的时候正好路过啊,她窗户还没关,所以就进来了…虽然听上去挺扯的但的确是这样”“蕾米莉亚”连忙站在灵梦的身前抢答道。
“的确很扯呢……”阿求尴尬地笑了笑:“但这也像蕾米小姐的作风啊。”
“是啊,”“蕾米莉亚”也笑着回应,“之前我还偷过咲夜的布丁呢。”
“那我们过来好好整理一下思路吧,”阿求重重关上门,然后又快步走到两人跟前坐下。“首先是……”
“嗯……”“灵梦”每听完一段就微颤一下头,而“蕾米莉亚”则是一直尝试聊一些关于咲夜的事情。
“总之就是这样,我们得先去找到其他乡里的人。”
“你渴吗?”“灵梦”给阿求倒了杯水。
阿求怔住了一小会儿,接过茶杯笑着说:“你也好好听我说啊,不过还是谢谢了。”
“呼——”
“抱歉,我不小心把茶杯打碎了。”
“啊,可以再倒一杯的。”“灵梦”把碎片捡起来。
阿求起身,一边离开房门,一边说:“我去拿工具打扫一下……”
“好……的。”
“啪——”房门被重重的关上,直到房外没了动静,二人才开始交流。
“蕾米莉亚”恶狠狠地瞪着“灵梦”,凶恶地说道:“紫苑笨手笨脚的呢,这点都干不好。”
“灵梦”眼中闪着丝丝泪光向“蕾米莉亚”道歉:“对不起,是姐姐太笨了……”
“没办法了,来硬的吧。”“蕾米莉亚”露出锋利的尖牙,“对方只不过是个人类罢了……”
“好的……”
“咔吱——”房门被打开了。
“就是现在!”
“灵梦”和“蕾米莉亚”对准门口发射出了弹幕。
“轰!”房子被炸出了一个大洞。
“哈……这下肯定连灰都不剩了。”“蕾米莉亚”双手叉腰大笑道:“人类就是人类……永远都不堪一击的人类。”
“灵梦”弱弱地提醒了一下“蕾米莉亚”:“别大意了……”
“哎…只不过是人类--”
【麻醉枪发射的声音,射中了吗?d100=89+20(出其不意)=100大成功】
“女苑!”
几乎是一瞬间,紫苑挡在了女苑身前。
“为什么?”女苑抱住眼前昏迷的紫苑发愣,“为什么总是要保护我?”
“呼…射中了”莲子从门后的阴影走出,“只不过是用线牵门一样的把戏…中了这样的把戏说到底还是因为你们小瞧了人类吧?”
女苑无视莲子,只是一边趴倒在地上痛哭,一边用手狠狠地锤击着地面
“姐姐啊…你以为自己很威风吗?”
周围的空气变得冷冽,仿佛连气压都被改变了…
“人类,你会付出代价!”
女苑将紫苑轻轻放在地上,露出充满杀意的眼神看向莲子。
“咻——”
还未等莲子反应过来,身后巨大的压力和呼啸的破风声已经预示了她的结局——女苑死死将她按在地上
“唔…”莲子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模糊的发出一些声音。
“莲子!”梅莉将花瓶重重的砸在女苑头上
女苑迅速脱离了蕾米莉亚的身体规避伤害,接着她直勾勾的盯着惊恐的梅莉
“别急…”女苑将莲子打晕,“下一个轮到你了”
“啊啊啊!…”梅莉闭上眼睛慌张的后退了几步,“灵梦小姐,快出现啊啊!!”
【d100=94,女苑的主场结束得好快啊】
“你给我适可而止吧…”灵梦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女苑的身后
“姐姐?怎么回事…”女苑满脸不解,“刚刚你不是已经晕倒了吗?”
“哼…”灵梦一边黑着脸,一边撸起袖子,“姐姐?再好好看看会更好吧?”
女苑向灵梦身后一看,自己的姐姐已经脱离了凭依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啊啊…”女苑悲愤的大喊着,早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威风
(片刻之后)
紫苑和女苑五花大绑的摆在四人面前,女苑在奋力挣扎,而紫苑则是低垂着脑袋睡起觉来…
“笨蛋紫苑!被绑起来还要睡!”女苑流着泪水大声喊道
“刚刚你那边发生了什么?灵梦。”阿求缓缓端起茶杯,“能细致道来吗?”
灵梦苦笑一声,不善于讲故事的她决定将这个任务推辞在蕾米莉亚身上。

(片刻之前)
“轰!”又是建筑物倒塌的声音
灵梦在一条隐蔽的小巷子中躲藏着幽幽子的追击
“真是麻烦的弹幕…”灵梦长叹一口气,“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这么觉得。”
灵梦向后一退,停了下来,自言自语道:“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于是她蹲下细致查看了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
“疼…这又是什么鬼地方?”被踩到的那个“东西”突然坐立起来四处张望
“蕾米莉亚!你怎么在这?”灵梦辨认出了这一团阴影中的“东西”正是蕾米莉亚。
蕾米莉亚对现在的情况很是不解,所以她反问灵梦说:“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轰!”
“找到你了。”随着爆炸声出现的幽幽子冷冷地笑道
“没时间了!”灵梦死死抓住蕾米莉亚,“快带着我跑!中途再和你解释”
蕾米莉亚张开翅膀,想空中拉着灵梦快速逃离:“你好重啊…”
“想活命就快点!”灵梦大声喊道
“为什么我用不了能力啊…”
“先跑再说这些啊!”灵梦指向一栋离梅莉家不远的大楼,“往那里飞…我路上和你说!”

远处的幽幽子也追上来,她盯着前方在重重障碍中绕来绕去的二人紧追不舍
“轰——”从前方忽然飞来一张起爆符
“哼…这种东西第二次可是没用的了”
幽幽子冷笑着躲过了爆炸,可冲击扬起的尘土烟雾还是使她丧失了追击二人的方向
“不好!…跟丢了”幽幽子慌忙了起来,“那个方向!该不会是…”
“糟了!”
她以极快的速度向梅莉家飞去,其前进途中甚至扬起了一阵又一阵的灰尘
“那道黑影…看招!”
梅莉家门前忽然出现的黑影处被幽幽子瞬间夷为平地,可从烟雾之中只是反馈了些许破碎的纸片
“是替身符!?”幽幽子断定道,“结合机器捕捉出灵梦已经用完替身符的事实…所以真身在后面!”
“果然是想借着大楼在月光下的阴影发出突然袭击吗…是很巧妙的战法呢,不过到此为止了!”幽幽子身后迎来了蕾米莉亚和灵梦俯冲而来的偷袭,她转身躲过给予了致命的反击
“死蝶「华胥的永眠」!”
无数的弹幕将二人吞噬殆尽,恐怕战局即将拉下帷幕了…
“这下总该…”
但是在重重尘烟中再次飘出碎纸
“怎么会…”等幽幽子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早已中了二人的圈套,身后的大楼轰然倒塌,无数的大块碎石将幽幽子死死压住,而灵梦和蕾米莉亚也从远处的阴影中飞出
“好耶!”蕾米莉亚看着眼前的杰作称赞道,“用纸板箱蒙蔽敌人的判断…不愧是灵梦!”
“还没结束”
灵梦镇定的看向乱石堆说道,只见幽幽子浑身是伤,正艰难的拖着身子从废墟缓缓爬出
“现在向后转”
“啊?好的”
“轰隆隆--”
连环的爆炸声响起,大量的沙石被冲散在四面八方,巨大的冲击力也将二人重重打飞
“现在才是结束”,灵梦作了个漂亮的滚翻缓冲站起来,一旁的蕾米则是被冲击在地上呆呆地望向那一堆刚刚爆炸的废墟…

“然后我们就从梅莉小姐的家门口回来了,据灵梦断言说‘那里并不是真实世界,只不过是借着凭依将人的魂给转移到镜像的梦世界罢了,所以想醒来就要去到本体那里’,不过我还是不太清楚这一堆是说什么了…”蕾米莉亚淡定地喝了口茶,“事情就是这样”
“看来灵梦作为巫女还是个战斗专家啊…”梅莉感叹道,而一旁的莲子已经把这件有趣的事情给记在了本子里。
听完事故,默不作声的阿求笑了笑,接着提醒众人说:“现在该处置这两位的事情了吧?”
“是啊…”莲子拿起电击枪,“还有账没算呢…女苑小姐”
女苑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摇着头无力的大叫
“不要啊啊啊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