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崩地裂,烟灰横飞,看着这一片虚无哪能知道在十分钟前这里还是一个据点?
我们所有的雷达和GPS都停摆了,好像说是因为那个什么磁场絮乱?什么破理由?……我实在是很好奇在这种情况下毛子是怎么精确发现我们的位置并且实行轰炸的,最离谱的1是空中的光学迷彩轰炸机居然连热成像仪都发不现?!
“尾号10!快点撤退!”尾号4大声吆喝
“好!!”
我慌忙的从乱石之中爬出…但是却怎么都站不起来,于是我决定向尾号4寻求帮助
“……能请你搭把手吗?”
“…”
他沉默不语,只是缓缓走过来…却没有扶起我,而是看向我的下肢
接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腿被炸断了啊…尾号10”
“什……”我向下肢看去…
眼前的景象简直让我难受的呕了出来
“呕…”
巨大的疼痛感随之袭来
“啊啊啊啊!!!”我痛苦的大叫,而叫声明显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尾号10负伤了?尾号4”
“10怎么了?”
“是伤员的话就扔了吧!我们不能带上累赘”
斯杜比长官点了根烟,对着尾号4在脖子前比划比划
尾号4艰难的点了点头
接着他看着穿好大衣的长官叼着烟慢慢的走向另外一个负伤的战士
“嗒!”
身体几乎是和着枪声一起倒下,在处理完后对着其他人大喊
“动作快点,跟上!”
话音刚落,战友们在做完了简单的告别后便拿出手枪对准好友的头
一阵一阵的枪声仿佛在痛骂这社会的不公
可是我只能绝望的大叫,宛如一只待宰的羔羊
尾号4低声怒斥
“闭嘴”
接着用布堵住了我的嘴
“嗒!”
我闭上了眼睛
“…”
“我死了吗?”
“…”
“这是什么地方?”
我望向周围,那是只有一片虚无的空白
“我叫什么?尾号10?”
回应我的只有空荡的回响
“才不是那种麻木的编号…我有名字,好像是…是夫拉斯·莱福?”
接着身上的军装慢慢褪去,藏在下面的是一套熟悉却又陌生的…便服?
“我好像还有一个家……”
然后空白的虚无中神奇的出现了墙壁、家具、壁炉…一切都让我回忆起久违的温暖,以及那个金发的身影…那是我的女儿!?
“你怎么也…”我抱住她,不解的质问着,“为什么?!”
她以纯真的笑容回应了我的绝望,顺着抬起的手指望去是一扇敞开的大门
“父亲,我们还不能休息哦~”
我的手被她牵着走向门外
这应该是天国的阶梯吧?

“…”
朦胧之中有一团跳动的火光,我慢慢睁开眼,扫视了一眼周围,天色已暗下来,但是…
【d100=92】
“你是谁?”我看着那个背对着我的幼小身影,想要靠着仅剩的一条腿进行反击,可被绳子绑住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你醒了啊?人类大叔”
身影转过头来,我也看清了来人的样貌——细腻的金发加上可爱的红白缎带,让人看起来就去觉得人畜无害
但是我可不能因此掉以轻心
“你是谁?为什么绑人?”
“怕你乱动”少女歪着头,微笑着回答我的问题,“我是露米娅,是操纵黑暗的食人妖怪哦!”
这个可爱的少女叫露米娅吗?名字也很可爱啊……可是食人怎么回事?
妖怪…食人…
…这是危机感!
“嗒!”
我用手枪在她的额头上开了一个大洞,但是却并没有使其流血…
果然是怪物…
我解开绳子,准备着下一步行动
“突然就发射弹幕…”妖怪少女露米娅头上的洞伴随着不知名的黑暗开始愈合,“真是不讲规矩的人类”
“嗒!”
第二枪虽然打空了,但是已经争取到了逃跑的时间…一定要成功!
我连滚带爬地逃离火光…
妖怪这种东西我听说过…是新的生物武器吧,但是怎么出现和制作我也不清楚
毕竟我就是个没有地位的下等人
不管总之如何,武器都是非常恐怖且危险的东西,更何况是我一无所知的东西
“呼…应该安全了吧?”
拖着剧痛的左腿耗费已经透支了体力,使我无法行动
我只能一口…一口喘息着冰冷的空气
“吓你哦!”
看来还是失败了…我只得一阵苦笑,也许这就是最后的表情了?
名为露米娅的妖怪从身边的黑暗窜出,但是却说出来最不合景的安慰
“都叫你别乱动啦…伤口又裂开了吧”
大相径庭,用破布包扎我伤口的食人妖怪
“你不是吃人的妖怪吗?
少女嘟着嘴,像是生了我的气,用愤愤不平的语气反驳道
“哼…又不是一定要吃活人…”
眼前的妖怪反而让我笑了出来,相对妖怪而言,露米娅更像少女吧?

“话说大叔…怎么称呼?”
“夫拉斯·莱福”
“好麻烦…可不可以叫你莱福啊?大叔”
“随你便”
“那就多多包容啦,莱福大叔~”
熊熊的火光夹杂着些许火花,树上映着我们两人摇曳的光影,篝火这种原始的方法虽然不如先进的科技,却让我感受到了最温暖的火焰。甚至可以说…久违?
我很想一直这样待在火堆旁边发呆,真希望直到生命尽头也能这么温暖…
“莱福大叔?”
“嗯?”
“当时为什么那么过激啊…你的反应可真是让我吓了一大跳”
少女撅了撅红润的嘴唇,不解的发问
“…”
我处女膜了许久,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情感涌上心头,以致使我铁青的脸色也开始发红……
“我…是个笨蛋!”
一个大男人居然会羞涩的大骂自己…
“无非就是照头上打了一道类似于弹幕的东西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少女一边笑着一边揉了揉我的头发,“倒是刚刚还很让人害怕的莱福叔却变得挺可爱呢”
“大叔你看起来很痛苦呢…毕竟那个时候被自己的同伴抛弃什么的”
柔嫩纤细的手指轻轻地点在我的头上,名为“露米娅”的食人妖怪却以天使般的口吻说道
“一定很迷茫,很孤独对吧?不过从今以后我会陪着大叔你的!重新开始,按照新的生活方式继续吧!”
十年间麻木坚硬的石头却被一道柔水击穿
也许这就是“滴水穿石”吧。

注:此处有缺失

“喂?要睡过头了哦~”
绳子好酸,睁不开眼…
“起床了啊——大叔!!!”
“啊?”
“真是个吵闹的清晨”,我应该重新在日记本上这么写
一睁眼就迎来了金黄的柔软发丝,接着是露米娅带着丝丝怨气的声音
“今天叫了你好几次都不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
仰头是清晰可见的背光树叶所呈现的纹理,连绵了长久的战争烟云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久违的晴明
【露米娅真的这是外界吗?,d100=78】
“外界的春天也很好看啊……”
露米娅望向远处发愣
外界?是因为在实验室待久了吗?
【要问一下吗?d100=87】
“什么实验室…我是幻想乡的妖怪啊”
不是实验室?但是幻想乡是什么?
“幻想乡是什么地方?”
【露米娅的解释d100=21】
露米娅的措辞显然很为难,但是却仍然在努力的向我解释何为“幻想乡”
“就是…那个…”
【莱福的理解d100=88】
即使解释的措辞含糊不清,但是凭借着在社会生活养成的理解能力,却也明白了露米娅口中那个梦幻般的理想乡
虽然那里那里的妖怪会捕食人类,也有它的黑暗之处,但至少比起我所生活的世界…
那我情愿被妖怪吃掉
“大叔,你能和我讲一下外界吗?”
突如其来的请求打破了我的思绪
我稍稍想了想,回答道
“外界嘛…还是有不少好玩的哦~”
把这个世界的黑暗展现给一个生活在理想之地的居民,那是会对其造成很大冲击的吧?
“有什么好玩的?在哪里?”
此刻的露米娅像小朋友一样充满稚气,只不过一样的金黄色,神似的表情…我仿佛看到了另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都在城镇里面,但是现在还不能去”
毕竟战争可能还未结束,加上我的特殊情况…恐怕会有不少麻烦蜂拥而来
但是她垂头丧气的样子让我非常愧疚…所以我决定给她找点其他的东西
1.手枪
2.电磁步枪
3.战术功能刀
4.漫画
5手机
d5=1
啊……看来我有点东西并不多,但是武器却没有被回收
是尾号4故意这么干的吗?
应该吧…
既然武器还在的话就把手枪给这小家伙看看吧?只要把保险关好就行
“现在确实是还不能去城里面了,但是这个可以借你看看…”我一边掏出少去递过她手中,“这个是手枪”
“手枪?”露米娅接过手仔细端详
“与你们的弹幕符卡不同,这个是以高速移动的子弹造成伤害的杀器…”
【露米娅的理解d100=97,大成功默认为对枪械理解天才】
“是这样用吗?”露米娅漫不经心地向天上开了一枪。
保险?
后面发生的事情让我来不及细想…
天上居然掉下来一只鸟?!
这孩子简直是天才…绝对能称得上“妖怪”的天才
“很了不起吧大叔?”露米娅看着惊愕的我笑着说
“嗒!”接着她向我身后的树林里又开了一枪
“怎么…”
“有熊哦,大叔~”
接着她露出了一个得意的表情
【莱福的理解d100=84】
“很厉害啊!露米娅”
我摸了摸她的头给了一句夸赞
“大叔真不会说话…但是谢谢啦!”

注:此处有缺失

阳光透过树叶在我们的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光斑,而其中最大的一块正好落在露米娅睡意正浓的脸上
我拿起自制的拐杖,带上钱袋,拖着跄踉的身体走去最近的报社
今天的路上又多了几分春天的色彩,前些天不起眼的淡淡幽香已经蜕变成了十里可知的阵阵芳香,不只是能闻到,同样也能看到这来自春天的美好华丽…
不远处的报社飞去几只白色的鸽子,叼着橄榄站在屋檐
我径自过去叫了叫老板。
“今天的报纸?”
“来那么早啊?不过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啊!”
老板老板脸上洋溢着含笑的喜悦,“战争终于结束了……我们这儿也被新公社接管了!”
“战争结束了!新公社的武装革命成功了!”
突如其来的喜悦让我有些欣狂……
“你还是自己看看吧”报社老板起身递给我报纸,“新公社可是印了一大堆报纸来宣传这个的意的春天!”

“北约承认投降……新公社共和社会主义联邦成立……亚,拉,欧,包括神州国、俄国等40多个国家承认公联……”
我不可思议地读着报纸。
“可是莱福老兄,米国那些混蛋们对我们实行了经济封锁……”
老板咬牙骂道,“新公社才刚刚出生……”
“伟大的国家总是能撑过去,不是吗?”
“嗯……”
“我得回我的祖国看一下……”
说实话,新公社的成功让我蠢蠢欲动……
“噢,老兄,”老板望了望四周,放低声音说:“我建议你还是先别回去……这几天跑过来不少米国人,说那里在用征兵打幌子做非人道实验……”
“非人道实验?”我很疑惑为什么当今的掌权者会如此疯狂。
“是的……但是其中的细节我也不清楚,毕竟据他们说那些过来的米国人都疯疯癫癫的,完全讲不出几句正常话……不过,有人猜测多半和近开采的那叫做泛晶(泛能量结晶体)的新能源有关。”
“那个我听说过,难道不只是化石能源的替代品吗?”
“老兄,你看看这个。”
老板向旁边的树射去一张锋利的枫叶,可没过多久就只剩下了树上的伤痕,接着她摆了摆手,继续说道。
“这可不只是用来烧那么简单,它能够与生命发生反应,从而使我们能够使用这般童话的力量,科学家们管它叫‘泛生命反应’。”
【d100 = 27】
“……”,我实在很想知道这样的力量如何获取,但我还有事要做。
“老板,我还有事…先失陪了。”
“哎,等一下。”老板拉住我。
“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大概能帮到你……”
我接过名片,扫了一眼后漫不经心地说。
“射命丸文?你是霓虹来的人?”
“是的。”
不过怎么说我也在道了个谢之后才离开,毕竟不做的话会很不礼貌吧?

初春近晚的黄昏时分,最不合理的开出了最适合的红叶树,城镇的报社孤立在角落,在由熙攘归于寂静的街道上只有这个角落散发出一丝光亮。
在洁白的报社地板上堆起了一座座书山,书山旁的边少女用手托着腮帮,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自言自语
“满地的彩纸和楼上的挂幅,看起来大家好好地庆祝了一下啊……”射命丸文稍稍笑着说,“外界还真是复杂呢……特别是报纸和知识,很难懂却意外的有趣和富有作用”
“啊——”
少女伸了一个懒腰,接着在日历上新添了一个勾。
“今天是在外界的第二十一天……接下来会遇到幻想乡的老熟人吗?”
射命丸文向面前的空气发问。
【d100 = 78】
“应该……会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