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与此同时,幻想乡的另一边。

白石降落到了哪里呢?

  1. 博丽神社上空。
  2. 迷途竹林。
  3. 魔法之森。
  4. 雾之湖畔。
  5. 红魔馆。
  6. 永远亭。

【1d6:3】

树荫所遮蔽的幻想乡上空,一抹蓝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随后,一道人影自蓝色的、不规则缝隙中飞了出来,而目标,就是缝隙正下方的魔法之森。

白石HP减少【1d10:9】,现HP为26。

宛如陨石一般,穿过层层密密的树丛,白石径直落在了松软的泥土地上,滑行了好一阵才停下来。

“呜…咳咳…”

即使身上布满伤痕;纵使坠落万丈深渊。白石也,从未怨天尤人。因为,这正是对【勇者】的【历练】。不是吗?

过了约【1d10:7】分钟后,白石稍稍清醒了一些。

笨拙地爬起身来,掸掉身上的泥土。白石这才注意到,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太对劲。

“欸…?!我的圣剑呢?!!”

圣剑丢失的情况除外。

那么,白石的圣剑,究竟去了哪里呢?

  1. 情况发生的太过突然,导致没有带圣剑(附加效果失效)
  2. 被周围的小妖怪偷去了(危)
  3. 被魔理沙拿走了(???)
  4. 就在身上,只是白石没发觉。
  5. 情况发生的太过突然,导致没有带圣剑(附加效果失效)
  6. 被周围的小妖怪偷去了(危)
  7. 被魔理沙拿走了(???)
  8. 就在身上,只是白石没发觉。
  9. 大成功/大失败

【1d9:4】

骰娘,你好温柔…

胡乱摸索了一阵后,白石这才发觉,剑就在自己身上,哪也没去。

“还好还好…虚惊一场…”

白石劫后余生似的庆幸着。

除了她自己外,谁也不知道这把剑对于她来讲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

“所以…这里是哪里呢…我怎么…会在这里…?”

回忆着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白石陷入了沉思。

那天,自己不过是在地下的实验室中进行着日复一日的,无聊的工作。

耳边狂躁的风之抽泣,心中躁动的、那颗早已不平静的明镜止水之心。无一不在诉说着,今天似乎会有什么大事情发生。

或许是【风水眷顾之人】,白石似乎感觉到了某种异样。

那么,白石发现稀莉芙了吗?

【1d100:90】(超过30发现,超过60初步了解对方,超过90知道对方为何方神圣。)

在什么时候呢?或许是早在稀莉芙最初对“科学研究联邦”进行调查的时候;亦或许是稀莉芙她家对这个科研项目出大量资金的时候。白石不由得注意起了这个看似是普通人,却又不是普通人的小姑娘。

白石是没有【阴阳眼】这种通灵的媒介的。但是,她可是堕天使之身。

观察一个普通人,对于天使来说,简直不要太容易。

她很快就用天使独有的视角,观察到了这个女孩身边,有极其多的怨灵,在吞噬着她的生命。

即使是这样,白石也很想帮她。

只是,天使不能触碰【因果】,不然会遭到【天罚】。

这是最初的源天使所定下的戒律之一,上到天界的三万万四万万天使,下到地狱的一只鬼魂,无一不是由源初天使的【圣素】组成而来。

或许有人觉得这很荒诞,但有人总是把其奉为自己的信条——

因为不这样做,真的会死。

在外界,【天使】似乎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世界各国为其马首是瞻。

纵然外界的科学程度发达到,可以解释【天使】的组成元素——【圣素】,外界的科研也不过是在天使们的监视下有条不紊地发展着。科学侧,真正成为了魔法侧的傀儡。

或许在天使看来,【下界人】不过是肮脏而又愚蠢的。堕天使更是如此。

但至于为什么白石会来到这里呢…此处暂不赘述。

她只想起,自己观察到那个披着光学迷彩的女孩,稀莉芙,误打误撞地打开了地下实验室的大门,而自己恰巧也在那里,这么说来…

一切都说得通了。

“这么说来,那个家伙,也一定在这里。找到她的话,说不定就能回家了吧?毕竟一切都是这家伙惹出来的祸端…“

这时,路边的草丛中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

白石的注意力【1d70:67+30=97】(超过50注意到)。

“喂!草丛中蹲着的那个家伙,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去抓你?“

草丛中没有任何动静。

“第二遍。“

草丛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事不过三,那么…“

“【闪杀·绝风】!“

乘着风的速度,白石握紧手中的【令三界沦落终焉之圣剑】,忽地刺向了草丛。

白石的出力【ATK:226+30+50=306】(+30武器附加效果,+100【闪杀·绝风】,-50未认真)。

对方的闪避【ATK:1d200+150:5+150=155】。

“呀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草丛中躲藏的妖,被白石一把揪了出来。

那么,她是谁呢?

  1. 米斯蒂娅。
  2. 橙。
  3. 琪露诺。
  4. 大酱。
  5. 米斯蒂娅。
  6. 橙。
  7. 琪露诺。
  8. 大酱。
  9. 大成功/大失败。

【1d9:2】

是倒霉的猫妖橙。

橙的HP减少【15-(1d5:2+5)=8】点,现在HP剩余7点。

橙:“呜呜,等一下啦…为什么上来就不由分说的攻击我?!“

白石:“且不说你这家伙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做什么,只是偷窥我这一点,在外界我就足可以一刀砍了你再说其他的了。”

橙的恼怒为【1d50:37+50=87】点(+50是可忍熟不可忍)(超过70开打)。

“你这厮,看起来是人类吧?人类也敢侵犯妖怪的威严吗?!”

白石的伪装【1d20:11+80=91】(+80玩心大起)(超过90伪装成人类)。

白石:“啊,我是人类的哦…妖怪什么的…听起来就很可怕的样子…“

橙:“既然如此,那你就把命留下吧!“

橙扑了上来!

战斗开始!

白石的被动技风符【堕天舞踏·疾风】发动,使白石的回避率上升【1d10:6】点。

白石先手!

【ROUND 1】

白石的出力【256+1d100:256+93=349】

橙的出力【200+1d100:200+8+208】

橙受到的伤害:

1.回避

2.回避

3.小伤害

4.中伤害

5.中伤害

6.大伤害

7.大伤害

8.大伤害

9.特大伤害

10.大成功/大失败

【1d10:2】

面对着白石刺来的【令三界沦落终焉之圣剑】,橙身手敏捷,躲过了看似致命的一击。

橙:“果然弱小的人类就是弱小的人类,是不可能击败妖怪的!“

【ROUND 2】

橙的出力【1d100+200:51+200=251】

白石的出力【1d100+256:99+256=355】

白石大成功!

大成功是?

  1. 下一击造成的伤害加【1d3:3】点。
  2. 橙逃跑了(??!)
  3. 橙丧失了抵抗能力(为啥啊)
  4. 下一击造成的伤害加【1d3:3】点。
  5. 橙逃跑了(??!)
  6. 橙丧失了抵抗能力(为啥啊)
  7. 大成功/大失败

【1d7:6】

橙丧失了抵抗能力!

面对着白石刺来的【令三界沦落终焉之圣剑】,橙没有躲过去,HP归零。

胜者 白石!

橙:“呜哇!你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白石的坦白(超过50说实话)【1d100:85】

白石:“你刚才战斗的时候,没有感觉到我的行为举止一点都和人类不搭边吗?“

橙:“你这家伙竟然装弱…“

那么,白石要怎么处置橙呢?

  1. 逼问其为什么要在草丛中偷窥。
  2. 玩一玩(???)
  3. 放生。
  4. “我看你这家伙,挺适合当我的式神的嘛“(不要啊)
  5. 询问这是何方地界。
  6. 套问情报。
  7. 大成功/大失败。

【1d7:4】

白石:“你这小猫妖,看起来弱不禁风,但看起来还是蛮可爱的嘛。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当我的式神?“

橙的意志(超过90同意)【1d80:+20:4+20=24】(+20 忠诚)

橙:“才不会答应这种无聊的条件!“

白石的坚持(超过60坚持)【1d80:38+20=58】(+20 执着)

白石:“随你的便。“

那么,接下来白石要对橙做?

  1. 逼问其为什么要在草丛中偷窥。
  2. 玩一玩(???)
  3. 放生。
  4. 询问这是何方地界。
  5. 套问情报。
  6. 大成功/大失败。

【1d6:3】

白石决定放了她。

白石:“你这家伙留我无用,要你作甚?“

橙飞也似地逃走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