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绪琐事(注1)

已经进入十二月了呢,明明没过几天,却感觉过了几个世纪般漫长。这或许,就是学校能给我的唯一好处吧(笑)。最近这两天老是想和大伙说点什么,但总是忙前忙后,不是在整理旧稿,就是在寻找灵感的路上。今日终于得以抽出时间来和各位聊两句了。时间有限,这篇只得以仓促完成,不然总是在思考会被编辑拉走的,我可不想说着说着突然消失啊(笑)。那么,闲谈到此为止,以下是正文部分。

人呢,为什么要活着呢?是因为谁而活?又是如何才能活出自己的风格,自己的想法呢?这些是我上高中以来,以前从未想过的,新的问题。的确,小学初中对“生命”这个词语并没有什么概念,不过是自己吃好喝好,就高枕无忧了、直到上了高中,便对这个词语有了全新的认识和见解。许是智商的增长和阅历的提升吧。拜其所赐,才出现了这篇文章。

我认为,“生命”这个词自问世以来,便免不了两个词语的跟随:“自由”和“规则”。任何一个生命自诞生以来,没有不向往自由的。不然也不会有“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这样的句子了。很久以前我看过一本文献,有一段内容意思大概是“人与禽兽最大的区别是,人懂得礼数。”这也是为什么会有“规则”这个词出现的含义。的确,人也是动物,没有哪个动物从骨子里就希望被束缚的、但在“自由”这方面,人可比动物要强太多了。人会在规定的自由内“自由”,而动物只是无限制地释放自己的天性。正如章柄麟先生所说的那样:“天下无纯粹之自由,亦无纯粹之不自由”。唯在规则内行使自己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感觉对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高中生来说,这样的高谈阔论还是有些勉强了呢(笑)。说不定多年后的自己无意间翻开这个笔记本,看到当年的自己幼稚的思想与文笔,会笑着调侃道:“这就是当年的我啊。”,会这样子的吧(笑)。如此高谈阔论,以后还是饶了我吧。

心中杂绪,乱写而已;如有共鸣,荣幸之至。

2021年12月6日

注1:选自《沐月华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