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日记第0天(1)

本人于2022年5月30日响应我校防疫政策离校返乡,从天津程动车组回到合肥,并进行了一系列的隔离,仅以此记录隔离生活。

抵达合肥,在匆忙下了动车组后,基本上在合肥南站内一路畅通,奇怪的是站内几乎无旅客, 仅有一些喷洒消毒水(酒精?84?)的防疫工作人员。

经历了约6个关卡、出示了三次健康码(黄码*)和三次行程码(绿码)后,共计花费约五分钟就到达了隔离区D(因为人少),同时一并收取了身份证(危)。在向D区工作人员问及酒店相关信息时,答复:“酒店都是自己选的,一个伯的两个伯的都有,到时候你们自己选。”

*:黄码是因为没有在合肥做过核酸检测。

在隔离区D等待了约五分钟(我运气好,前面已经有十几个人了所以比较快,也有可能是同一班车的人)差不多凑了十五个人便向隔离区B出发了。

隔离区B在车站的另一头,虽然不是很远,但是对于大包小包的我们来说也并不轻松。在隔离区B约有三十几个被隔离者,有一个时从北京回来的,得隔离7+3,一个时转运的,隔离一晚上,剩下的都是天津的。现场有一个工作人员在报名字,报到名字的出去排队,大概等了15分钟,喊道了我,我问及有关身份证的问题时,答复为:“身份证现在不给你们,在我们这保管。”

然后就上车了。什么提示都没有,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让我跟着大部队走。我问得很清楚,他们回答的也很清楚,这之间不存在沟通障碍,我明白他的意思,他也明白我的意思。

然后就到了酒店,207一天,而且么的选,事情已经到了这个阶段,身边只有司机和酒店工作人员了。在我的一番沟通交流下,总算是问到了负责安排司机的志愿者的电话,可是现在我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相比之下有一位女同志的反应就比较激烈了,得知交涉无效,二话不说掏出手机打各种举报电话,各种政府咨询热线,虽然……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没什么用,闹到最后酒店工作人员这个时候偷偷沟通说跟那边汇报一下(我寻思你给我个电话号码想半天给了个负责司机的汇报消息就这么灵通啊),说清楚是那个女的(原话)自己抛开的,和酒店没有关系(打太极是真的6)。而且在回来之前听皖事通工作人员书说提前报备可以减20%的价格他也没给我减,我一直纠缠然后就告诉我已经减过了。(那提前报备还有什么用啊。)

我:“??????WTF???”在和我的母亲沟通后,我的母亲觉得与其烦神找上级换酒店省那一伯不如就这么住了,并且承诺给我资助,我也就放心入住了。

在进酒店的时候加了个隔离微信群,用来发布各类消息的。

然后我就看到了比较离谱的一条消息:

1、外卖请记得标记房间号

2、酒店提供自费中晚餐盒饭

3、……………………

4、……………………

5、……………………

我看到第一条的时候没发现后面这么好笑以至于我喝的茶喝到一半喷了出来。

rnm,退钱!之前他(刚下车的酒店人员)不是说包三餐的吗……这么现在又自费了。算了,自费就自费吧,可以理解。然后手机提示多了一名群成员,昵称是”NICE”,头像是一朵莲花。他发了两条消息:

25:…………(2.5素0.5荤+汤)

30:…………(1荤+2素+紫菜蛋汤+水果)

40:…………(2荤+2素+“紫菜蛋汤”+水果)

需要订餐的直接加我微信转账,备注房间号

rnm,退钱!真的是一环套一环,人脉广拿来干这个真的离谱。到这里我们来清算一下哪些人有问题吧(笑):

1、首当其冲的就是酒店老板和防疫工作人员的勾结私自运送被隔离人员至指定酒店并且强买强卖。

2、酒店工作人员谎报原价,声称已经减过20%了,实际上根本谁的报备记录都没检查,甚至都没和上级、政府、防疫工作人员沟通。

3、提供盒饭的人,明显的外包,和政府宣传的包三餐完全不同,高昂的收费价格和垄断的非外卖食物、物资来源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许可证,与酒店老板勾结牟取暴利。

就是这样总有一些小小的问题点存在,它很小以至于很难被举办,但它的数量之多却足以让我不能回避。现实就是这般欧亨利。久闻社会险恶,但没想到伤我最深的却是我最信赖的政府,真是有够滑稽的,我也真是有够蠢的。吃一堑,长一智,万事小心才是生存之道。我曾经认为那些一遍一遍反复确认公家官方工作人员问题的人的行为是多此一举的,没想到这是被骗多了而不敢相信别人,从而保护自己的手段啊。

今日气运:大凶

今日心情:悲喜交集

2022.5.30-来自MG(同LiHua、Knight0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