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今天可真不是个好天气啊。”
“嗯,不过,草薙,明天会是个晴天的。”
一(子冈视角)
昨夜是一场大雪,大到可以被称作异变的程度。
不过,那也只是外界的看法。我感觉,只要是在正确的时节里下的雪,无论再大也是不会被称为异变的。
再怎么说,这里可是幻想乡啊,比起红雾异变,花之异变,恋恋鱼竿异变等一系列杂七杂八的异变,“大雪异变”光是在名字上就要逊色很多。而且就算真的有“大雪异变”也有博丽巫女去解决,但在当下却有一个让不得不正视的“异变”——坐在店里喝着热咖啡的“洺子异变”
一个月前不打招呼就离开的洺子却在今天不打招呼地回来了。
倒是有很多事想要问她。
倒是有很多事要和她说。
外面因为昨夜的大雪,一切都变得白蒙蒙的,白色的雪景透过窗户映射在店里,屋角有只火炉亮着火光。雪景的纯白和火光的橙红混合在一起,倒是成了醉人的淡黄。而这混合色洒在洺子身上,倒是添了些梦幻的味道。
就这样看着洺子也挺好,有点梦幻,有点醉人
突然就不想说些什么了
“子冈”“子冈姐,打扰了”
两个声音从背后传来,我转过身去,两个少女在门口站着,纯白的雪景无奈地被她们挡在身后
迷人的淡黄散去了,梦幻和醉人的洺子也成了蹭吃蹭喝的恶徒。
粉红泡泡破裂了。
好丢人。
“子冈,你是失恋了吗?咋变得傻傻的了”把双手插在口带里的少女歪着头“关心”地问我。
更丢人了。
不过,是她们俩倒没事,在她们面前丢人丢的次数也不少了,当然,反过来也成立。
文静,斯文甚至有点内向的害羞少女——前鸟羽明兔。
活泼,开朗甚至有点大大咧咧的损人妹子——阴阳沙雕
虽然很多时候会让我头疼,但却是可以安心地把后背交给她们的可靠和可爱后辈。
好像又有点粉红泡泡了。
粉红少女花心冈
“你们俩突然来找我不会又是为了神庙的事情吧。”我为了提升自己的形象,故作正经的提问道
“早上好啊,小明兔,好久不见。”不知何时喝完热咖啡的洺子,趴在桌子上,一脸悠闲地打着招呼,以一脸悠闲地打破了我的“子冈大人时刻”。更像恶徒了,等会咖啡一定要收她钱。
“早上好,洺子姐,好久不见。”明兔看到了刚刚被我挡在身后的洺子,微笑地回礼。
“这位小姐是?”看到还有陌生人存在的阴阳连忙礼貌地问道,双手忙从口袋中抽了出来,想装成一个文静的少女,不过却实在是不知道将双手放在那里才符合文静少女的设定,最后只能无奈地放在大腿前,不安地揪着衣服。一百分的不自然。
放弃吧,妹子,活泼可爱美少女也是很有市场的。
“不用紧张嘛,跟这个家伙不需要那么礼貌的,随其自然就好了。”
“对啊”后面的洺子也慵懒地附和着我的话。
被知道小心思的阴阳沙雕瞪了我一眼,不过也因为我们说的话变得放松了很多,双手也顺着地球的意愿摆到了腰间,一副稍息立正状,好吧,还是不自然。
而真正的文静小姐却在一旁微笑地看着我们,估计是憋笑。
“其实这位是莓洺子小姐,是住在西面的那座山的厉害智者。并且和子冈姐是朋友,经常来这里看望子冈姐的。”明兔看不下去地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洺子前辈好,我是明兔的朋友阴阳沙雕,请多关照。”
“还是叫我洺子就好了,前辈啥的太显老了。我和明兔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我勉强会一些魔法,而明兔有时会向我请教一些魔法上的问题,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顶多算是半个师生关系吧。”洺子还是以一种慵懒的语气说道,不过这次却带了一点正经的滋味。
这个家伙正经地方不正经,却在这个地方正经起来了。
不过这次她也错了哦,等下再慢慢地数落她。
这次是个要正经地方。
“所以你们这次来,还是为神庙的事吗?”
“一半一半吧,子冈。”阴阳沙雕倒是卖了关子。
“洺子姐,可以借一下花上前辈吗?”明兔眯起来眼睛,歪着头,嘴角微微地上扬,看着洺子说道。这不是微笑,这也不是请求。
好像是真正的急事了。
洺子看了我一眼,倒是并没有说什么。
自己分析,自己判断,自己选择。如果不伤害他人的话,如果自己觉得正确的话,就自己行动,无需干预。我们之间现在的准则。
明兔笑了笑,双手合十,向洺子表示感谢。
沙雕看向了我,我耸了耸肩。
“楼上的客房空着。”

发表评论